2019年1月3日 星期四

考公務員難不難?看白居易的“國考”之路感受一下



成為國家公務員是很多人的夢想,每年度的國考都會成為熱門話題。早在1200年前,唐代大詩人白居易的國考之路也是走得非常艱辛。

唐朝科舉的考生主要來源:一是各地學館的學生,叫“生徒”,每年經學館考試合格,可以直接送尚書省參加考試;二是不在學館的考生,自己向所在州縣報考,叫“鄉貢”,考中以後,再去尚書省參加考試,叫“省試”。白居易則屬於後一類考生。

唐德宗李適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原籍下邽今陝西渭南的白居易參加了宣歙觀察使崔衍舉行的鄉貢考試,試題是《射中正鵠賦》和《窗中列遠岫詩》。白居易贏得了崔衍的賞識,和另一個秀才一起,被推舉去長安參加進士考試。於是,白居易滿懷希望,踏進京城,從此開始了他的國考之路。

  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二月,白居易在長安參加了中書舍人高郢主持的進士考試,試題是《性習相近遠賦》和《玉水記方流詩》。結果他以優異的成績高中第四名,同時及第的還有鄭愈、崔玄亮、杜文穎等17人,28歲的白居易是最年輕的一個,“慈恩塔下題名處,十七人中最少年” 。那時,考中進士只是取得做官的資格,要取得官職,還需要經過吏部考試,叫做“選試”。白居易回到家鄉後,為了迎接更高一級的考試,繼續埋頭苦讀。

  功夫不負有心人。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冬,白居易再次來到長安,和朋友元稹一起參加了吏部侍郎鄭瑜主持的拔萃科選試,白居易名列甲等,元稹考中第四等。第二年春,他們一同被任命為秘書省校書郎。秘書省是皇家整理圖書的機關,校書郎的職責就是管理“邦國經籍圖書”,這是一個九品小官,從此二人成為生死不渝的好友。

  唐憲宗李純元和元年(公元806年),為了廣攬人才,朝廷舉行了製舉考試,這是正兒八經的國家大考。唐代的製科,考取後可以得到較高的官職。制科考試最主要的項目是試策,所謂“策”,就是回答皇帝的“問”。皇帝所問的當然都是當前的時政問題,藉以發現考生處理問題的才幹。

  此時的白居易和元稹因校書郎任期屆滿而賦閒,他二人一起住進長安上都華陽觀裡,為這次考試用功做準備。白居易後來寫過一首詩,講述了此時的境況:“季夏中氣候,煩暑自此收。蕭颯同雨天,蟬聲暮啾啾。永崇里巷靜,華陽觀院幽。”

白居易和元稹在華陽觀中“閉戶累月,揣摩當代之事,構成策目七十五篇。”後來,白居易把這些文章編成四卷,這就是有名的《策林》,該書對當時的政治、經濟、軍事、外交、刑法、吏治、風俗等各個方面,都闡述了自己的觀點,堪稱當時國考的經典教材。這些精心而卓有成效的研究成果,給白居易的國考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一段生活,對兩人的思想、友誼都有了新的增進和提高。

  這年四月,白居易和元稹參加了策試。考試中,唐憲宗針對當時國家的內憂外患情況,詢問國家如何理政才能取得成效?

  對此白居易早已胸有成竹,他回答道:人民飢貧是由於賦稅太重,賦稅重是由於連年征戰,而連年征戰的原因是由於邊禍不斷。邊禍不斷的最終原因是朝政的荒頹。要改變這些首先必須懲治那些貪官污吏,使政局清正,同時減免苛稅使人民安居樂業,這樣社會才能安定,國家才能由衰轉盛。白居易的對策揭示了當時社會動亂和疲敝的根源,由於白居易講話太過耿直,觸動了當權者,結果他只中了個第四等,也就是乙等,唐代製科沒有第一、二等,白居易被任命為周至縣尉,總算實現了他的國考夢想。同時登第的共有十八人,元稹考取第一名,被授予左拾遺的官職。

  二十幾年的寒窗苦讀,白居易為了國考成功,真是拼了。他在《與元九書》中回憶起這段學習生活,深有感觸:“二十已來,晝課賦、夜課書、間又課詩,不遑寢息矣。以至於舌成瘡,手肘成胝,既壯而膚革不豐盈,未老而齒發早衰白,瞥瞥然如飛蠅垂珠在眸子中也,動以萬數,蓋苦學力文所致,又自悲矣。 ”

  白居易28歲進士及第,30歲試“書判拔萃科”及第,34歲又應制舉及第。這就是他後來常常引以為自慰的“三登甲乙第”和“六命三登科”,也是白居易博取功名,步入仕途的國考經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